您的位置:首页>>新闻中心
 
【青岛故事•七夕特别策划】他们在医院过七夕

青岛阜外心血管病医院[2017年9月1日]
    救死扶伤,仁心仁术。医院不仅是治病救人的驿站,有时候,还是爱情萌发的地方。身为医生夫妻,他们需要另一半更多的理解和支持,而同样的工作环境,也给医务工作者的爱情增加了许多乐趣。
    2017年8月28日是中国人的传统“七夕情人节”,在这个“狂虐单身狗”的甜蜜日子里,青岛阜外医院的三对模范医生夫妻用自己的浪漫情调为广大单身群体撒了一把“狗粮”。来吧,让我们来看下医生夫妻的七夕是怎样过的——
李献良&江晓莉:平平淡淡也是真
    李献良和江晓莉是一对“70后”医生夫妇,39岁的丈夫李献良是青岛阜外医院心脏中心的副主任医师,36岁的江晓莉则是神经内科护师主管。工作中,两个人都是团队里的主力干将,事业蒸蒸日上。
“记不得上次送花是什么时候了”
    2017年8月28日上午,江晓莉还在科室里电话巡诊,他的医生伴侣李献良突然手捧鲜花出现让她惊喜不已。“我们在一起15年了,已经记不得他上次送我花是什么情景了。”
    经过十多年的工作历练,李献良现在已是单位心内科医护团队的中坚力量。由于工作性质的原因,他“白大褂”口袋里常年挂着听诊器,他性格温良和蔼,说起话来不疾不徐,与雷厉风行、做事干练的妻子是刚柔并济、非常互补的一对。
    如今,夫妇二人已经顺利经过两个“七年之痒”。虽然平日里嘴上情话不多,但是对彼此的关爱和支持却让人看在眼里。
“工作忙都理解,不纠结这些小事儿”
    2002年,刚刚参加工作的李献良被分到和江晓莉相同的科室。李献良回忆当年的动人一幕还心有感慨。“单位组织了春节联欢晚会,让我们表演节目,她教我们跳舞。我就觉得这个姑娘唱歌真好听、舞姿又优美,慢慢地就喜欢上了她。”
    同样地,这个工作积极认真的小伙子也深深地吸引着江晓莉。“医生这个行业需要大量的知识更新,他经常会拿一本书,在那安静的看书,我很崇拜他这一点。”
    从认识、相爱再到结婚生子,李献良夫妇已经走过了十五年的风风雨雨。然而职业的特殊性,让医务人员的生活并没有节假日的概念,更别提过七夕了。
    “医生夫妻和普通夫妻不一样,我们把大把的精力都交给患者了,没有时间去浪漫”,对于李献良的繁忙工作,江晓莉从来都表现的体贴、理解,“他也送过花、送过巧克力,不过那都是很多年前的事情了。”李献良在平时生活中对她的包容和爱,江晓莉已经看在眼里,就不会去在意纠结这些“小事儿”了。
“手术时要穿三十斤铅衣”
    “他们科室最多一天能接三十台手术,电话要24小时开机,半夜一两点叫去接急诊是家常便饭。”不仅如此,李献良还要经常为患者做心脏介入手术。“手术时有辐射,他就得穿上三十斤的铅衣,一站好几个小时,你看他的腿都站出静脉曲张了。为了减少上厕所次数,他也不敢喝水”,说到丈夫的工作繁忙,江晓莉的语气里透露着心疼。
“亏欠家庭太多”
    2008年,李献良和江晓莉的女儿出生了。江晓莉申请了上常白班来更多的照顾家庭,“护师的工作都是杂活,回到家事情也比较琐碎,有时候和他发脾气、乱生气,他也真的是一直用心的哄我开心,那我也愿意为家庭多付出一些。”
    如今女儿已经上小学4年级了,学习成绩也名列前茅。李献良说,这都是晓莉的功劳,他亏欠家庭的比较多。“亏欠她们娘俩太多。医生这个工作就是聚少离多,家里都是她在打理,为我们爷俩洗衣、做饭,照顾女儿起居、辅导孩子功课等,就是因为有她做好大后方工作,我才能心无旁骛地在单位工作。”
“七夕,就是当平常的日子过”
    虽然面对丈夫的突然献花,江晓莉很是惊喜。不过惊喜之余,江晓莉也表示,今天这个七夕他们还是当成平常的日子去过,不会去刻意制造浪漫。“晚上下班回家吃饭,吃完饭辅导孩子做功课就行啦。我们的感情已经从爱情转化为更为坚固的亲情了,平平淡淡、细水长流也是一种生活方式。”
王毅&张小雨:同一批新人相爱了
    王毅和张小雨是让记者印象最为深刻的一对年轻医生夫妻。丈夫王毅,今年31岁,是阜外医院麻醉科的一名主治医生,主要负责手术和急诊的麻醉工作。妻子张小雨,今年30岁,是心脏外科病房的一位护师,负责患者的术前调理和术后看护工作。
    王毅天生风趣幽默,而张小雨则美丽温婉,俩人“一动一静”,性格也非常合拍,采访过程中,一直伴着欢声笑语。
    王毅和张小雨因阜外医院结情,俩人在阜外医院相识、相爱、结婚、生子。“王毅这个人有点自来熟,性格挺活泼,跟他相处起来很轻松。我俩是通过2010年同一批招聘进单位的,一起军训、一起住集体宿舍认识的,感情比较深。有一次过情人节的时候,他偷偷跑到我宿舍,在我被窝里藏了一束玫瑰花,当时我就觉得这个男孩挺有心的。”
“世界末日”那天领证
    说起与王毅的恋爱,张小雨脸上洋溢着幸福感。2012年最后的一天,正巧上张小雨和王毅双双休班,两个人商量着去民政局把结婚证领了。张小雨说:“传说2012年是世纪末日嘛,当时也是因为看《世界末日》那个电影嘛,就觉得世界末日都一起过了,那就结婚吧!”
    不光是恋爱时送花,王毅平时也是个浪漫的人。今年2月14日的西方情人节,王毅又光明正大的“虐了把狗”,订了一大束玫瑰花送到张小雨所在的科室。张小雨说:“其他女同事都羡慕死我了,还发朋友圈说我老公拉仇恨!”而对于王毅来说,送花是他表达对妻子亏欠和愧疚方式。“家里的大事小情都是她在照料。平时工作太忙,有时候会忽略她,这个时候让她明白我心里一直惦记她。”
“恐怖片当喜剧片看”
    王毅的工作是麻醉,全院的插管、穿刺手术都需要麻醉科来配合,常年都要驻扎在手术室里,随时等待完成心脑手术或急救。见过了太多紧急手术的大场面,王毅的心理素质已经锻炼得非常好。
    王毅说:“我俩喜欢看恐怖片,但往往被我们看成了喜剧片。开胸开颅手术见太多了,天天干这活儿,《电锯惊魂》、《普罗米修斯》、《京城八十一号》这种电影对我们来说,已经没啥感觉了,完全免疫。”
“工作忙,一个单位都见不着面”
    尽管在同一家医院上班,但是王毅和张小雨平日里可以见面的机会并不多,除非有会诊,否则经常见不到面。上个周五王毅被派到武汉出差,原本计划周日下午回家就给儿子过生日,但上飞机前,王毅临时接到电话立刻去一台主动脉夹层手术。下了飞机,他立马投入到手术中,从晚上八点一直做到凌晨五点,一直忙碌了10个小时。“外科治病,麻醉保命”是王毅对自己工作情况的自我描述,随叫随到是一名麻醉师必备的品质。
    今年的七夕节,张小雨被安排了值夜班,两个人的七夕节又不能一起过了。但是张小雨并没有表现太多遗憾,“就像那句歌词,其实爱对了人,情人节每天都过!”
万鸿飞&陈诗露——最佳康复拍档
    “我们认识十三年了,从大学在一起,毕业一起实习,上班一起工作,后来结了婚,现在有了宝宝!”
    “我们是骨科康复治疗师,他负责严格按着设备的操作流程设定理疗处方,而我负责制定术后患者的治疗方法和运动方案。”
从“校园情侣”到“康复拍档”
    陈诗露是温州姑娘,而万鸿飞则是地地道道的青岛小伙。2009年,毕业于天津医科大学之后,万鸿飞和陈诗露的身份发生了转变,从昔日的校园情侣变成了如今的康复拍档。“我们在一个科室,每天上班下班都在一起,但是我们俩的工作还不太相同。他主要做理疗,我做手法,基本上每个患者都会做理疗和手法,所以我们的工作是相辅相成的,都是为了让他们最后恢复健康体魄”。
    生活上,万鸿飞和陈诗露夫妇都是“乐天派”,俩人都很爽朗,还特别喜欢开完笑,自称是“逗比”。不像其他的医生夫妇聚少离多,他们常年互相陪伴,无论是工作还是生活都特别合拍,也能够互相理解。
相识十三年 爱情保鲜注重仪式感
    尽管在一起时间很久了,但是为了能让爱情保鲜,万鸿飞和陈诗露对待节日还始终保持着仪式感,只要是有时间尽量会在有特殊意义的节日为对方送上礼物。万鸿飞说:“今年七夕就送一小束玫瑰花,晚上回家一起做顿好吃的,就当时是过节了。”
我为自己的职业感到自豪
    谈到工作,这对最佳康复拍档却非常严肃认真。“我们为自己的职业感到骄傲。虽然康复师不像急诊那样救死扶伤,但是我们的工作同样非常有意义。”
    “有一位男患者是篮球运动员,他的跟腱受伤之后情绪非常沮丧,以为自己再也打不了篮球了。经过我们的配合治疗,他重新走上了篮球场,他很感激我们给了他第二次‘生命’。”
    陈诗露告诉记者,每当她看到那些被推进病房的患者,可以自己站起来走出病房的那一刻,她的心里总有说不出的自豪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