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新闻中心
 
名医风采 | 精医为民 守护生命乐章中最美的律动——记青岛阜外医院院长助理、心脏中心病区副主任路长鸿

青岛阜外心血管病医院[2017年1月10日]
    如果把生命比作美妙而壮丽的交响乐,那么心脏之律就是主旋律,时而激扬有力,时而悠荡和缓,但难免起伏震荡,甚至韵律戛然而止。青岛阜外医院院长助理、心脏中心病区副主任路长鸿用自己的坚持和付出,守护着患者生命乐章中最美的律动。
追梦,潜心研究“心结”
    经过五年本科、三年研究生的学习,2005年,路长鸿以优异成绩毕业于青岛大学医学院。毕业时,正值青岛港口医院(青岛阜外医院的前身)与北京阜外医院合作前期,医院招纳人才,路长鸿应聘入院,从此便扎下了根。 
    青岛阜外医院2006年成立后,分批选派医护人员到北京阜外医院进修。踏进亚洲顶尖心血管病医院时,路长鸿仿佛进入一个新的天地,接触到的病人、病种、手术,很多都是疑难和复杂的,有些极为罕见,这让他大开眼界,大长见识。
    跟随全国心血管病领域最权威的专家学习工作,在折服于专家们渊博的学识、精湛的技术、敬业的精神的同时,他也被深深吸引着,特别是年长的专家看门诊、查房、手术,不放过任何一个病情的细节,对每一个病例的分析堪称一篇论文。
学海无涯,唯有不断努力、进取,才能有丰厚的收获。
    当时,北京阜外医院导管室每天从早晨7点多到下午三四点安排电生理手术,结束后紧接着开始冠脉介入手术,一天到晚基本停不下来。路长鸿进修的是电生理专业,他不想错过这么好的学习机会,一刻也不想浪费。每周除了一天要跟随专家看门诊、做回访,其他时间都呆在导管室,大半年时间里,他同时掌握了电生理和冠脉介入手术的基本知识。
    进修回来后,他把所学知识尽快应用到实践中,潜心研究总结每一个技术要领。在技术大长的同时,他也遇到了从医路上的彷徨。
    一个寒冷的冬夜,路长鸿为一个急性心梗病人开通血管后,血流呈现I级,而最好水平是恢复到III级,手术结束后已经早晨2点,手术的“不完美”让他毫无睡意,也无心回家。从医院溜达着来到一家24小时快餐店坐了下来,回想术中每一个步骤,问题到底出在哪里?纵使冥思苦想,终究找不出答案。
    次日,路长鸿带着问题请教专家,专家给他分析了过程,并告诉他操作上没有问题,原因可能出在患者自身上,血管条件太差会出现这样的结果。这件事后,路长鸿对待手术患者谨慎再谨慎,认真再认真。
    经过十年的打磨锤炼,路长鸿练就了一身过硬的“作战本领”,成长为一名擅长高血压、冠心病、各类心律失常等血管疾病的预防及治疗,心脏介入治疗、电生理介入治疗等多方面的心内科专家。
    他和同事们跟随时代发展的步伐,不断学习研究新知识、新技术,一支素质过硬、技术精湛的心内科介入团队在岛城崛起并享有良好声誉。目前,他们能够治疗各种疑难复杂冠心病介入治疗、急性心肌梗死的急诊冠状动脉支架植入术、心源性休克的主动脉球囊反搏、快速性心律失常的射频消融、单双腔起搏器的植入、三腔起搏器治疗心力衰竭、植入性心脏除颤器治疗恶性心律失常等心血管疾病;开展的心室希氏起搏及间隔起搏等新项目达到国内领先水平。
执着,守护心的健康 
    心血管内科病情危重、复杂、变化快,不仅要和时间赛跑,还需要医生给予准确及时的施救。早一分钟救治,就能挽救一条生命,避免一场悲剧的发生,而优良的医术是赢得时间、挽救生命的根本。
    患者张先生早晨醒来,手脚冰凉,脸色煞白,胸口又闷又疼,浑身大汗淋漓,120将其送至青岛阜外医院。
    路长鸿立即赶到急救室会诊,“下壁导联ST段抬高,血压70/40mmHg,心率38次/分。”诊断病人是突发急性心肌梗死,情况十分危急。必须马上实施急诊冠状动脉造影及支架植入术,畅通堵塞血管。
    时间就是生命、时间就是心肌。抢救生命、挽救心肌需要争分夺秒。路长鸿与同事们一面继续为患者使用调整血压和心率的药物,一面反复做患者本人和家属的工作,再三讲明手术的必要性和一再拖延的后果,最终,病人同意手术,为“保命”赢得了时间。
    此时,导管室准备工作就绪,抢救人员全部到位,一场生死博弈就此展开。造影显示,右冠状动脉中段血管完全闭塞,手术操作难度相当大,经过缜密判断和精细的操作,最终导丝通过,植入支架,血流畅通。当即,病人胸痛消失。
    整个“门球”时间仅用30分钟,大大低于国际标准90分钟。家属感慨万分:是医院大爱无疆的精神和阜外的精湛技术让我的亲人又捡回了一条命!
    还有一位急性心梗患者,发病后来院已超过12小时,错过手术治疗的最佳时机,只能药物治疗,因病情危重,住进ICU。考虑到心梗导致心律失常,心跳异常缓慢,路长鸿为其安装了临时起搏器加速心跳。
    当天晚上,病人持续不稳定,路长鸿顾及到病人的生命安危就留了下来。经验告诉他,对于这样的危重病人不能有丝毫马虎,任何一个细节的疏忽和抢救措施的不到位都可能导致完全不同的结局。
    正如他所料,夜间,患者突发室颤,路长鸿迅速给予电除颤,之后情况反复出现危急,路长鸿整夜未合眼,一直守护在病人身边,盯着监护仪器,认真观察生命体征,及时调整用药,采取抢救措施,一夜除颤了七八次,一次次惊心动魄的抢救,让他大汗淋漓、筋疲力尽,但再次面临紧急情况又像打了鸡血一样。
    庆幸于抢救的及时到位,庆幸于病人的生命力顽强,最终,病人平稳度过危险期,一周后实施了支架植入手术,生命起死回生。如今,病人每次来院都会看看心目中的救命恩人,路长鸿。
    这些年,路长鸿早已记不清参与了多少次急救,也记不清挽救了多少急性心梗患者的性命。他只知道每一次抢救就是一场与死神的殊死搏斗,需要一丝不苟、耐心细致、精益求精,这是他是战斗时的重要砝码。
坚守,把患者放心上
    常言道,医者父母心。在工作中,路长鸿秉着一颗救死扶伤的仁心,热忱为病患服务,不辜负患者的托付。在他的心中,患者的安危永远高于一切,只要有百分之一的希望,就要付出百分之百的努力。
    不久前,一位异地冠心病患者,因心绞痛持续发作,痛苦不堪。造影显示,心脏血管有一根狭窄90%,病变严重,需要植入支架。而在此之前患者在当地医院手术时,因血管迂回植入支架失败,放弃治疗,此次转院希望能够获取成功。
    病人持续疼痛,路长鸿决定一搏。患者在当地医院术中发现肱动脉与右锁骨下动脉血管严重迂曲,指引导管难以通过,当地医院又改为穿刺右股动脉,发现右股动脉也迂曲。右胳膊、右腿都不行,难道真的没有办法了? 
    进行冠脉介入手术,站位一向都在右侧,而从左侧实施手术,无论从视角还是姿势都不好操作。路长鸿大胆地设想从左侧手术或许可行,同时他也发挥自己个子高、胳膊长的优势,通过左侧手术,发现左侧锁骨下动脉也有迂曲但不严重,可以试一试。
    不懈的坚持最终取得了手术的成功。路长鸿说,只要站在患者角度考虑,就会不轻言放弃,就会有解决的办法。
    由于工作性质是在具有放射性损伤的X射线下给患者手术,手术中要背负着20多斤重的铅衣长时间的站立工作,而且加班加点持续作战,一天手术下来腰酸背疼;抢救急诊病人,常常半夜三更在梦中被叫醒,无论是酷暑寒冬,工作休息,他都随叫随到,随时准备投入战斗;长年累月与死神争分夺秒,一次又一次让病人的心脏重新恢复跳动。
    多年来,他对待病人、对待工作,全力以赴,家中有事,家人生病,却无暇顾及。同为医生的妻子理解并支持他,唯有一件事让他难以释怀。路长鸿是家里的长孙,从小到大,爷爷最疼他。因老家在外地,加之工作忙,这些年他少有闲暇时间去看望老人,还没有来得及孝顺老人就离世了。听姑姑说,老人在病重昏迷时,还抱着一个大苹果念叨着留给大孙子吃。当时,接到老家来电,路长鸿正在抢救一个病人,等赶回家时,老人已经闭上了眼,路长鸿万分悲伤,愧疚不已。
    “医生是一种病人以生命相托的职业,是值得我用一生的心血浇灌的事业。”路长鸿说。正是因为这份承受生命之重的使命感让他自始至终无怨无悔,孜孜不倦,不懈追求,用心守护着生命中最宝贵的律动,创造了一个个生命的奇迹,点燃了病患生的希望。
                                                             伊新

个人档案
路长鸿,副主任医师,硕士研究生,现任青岛阜外医院院长助理、心脏中心病区副主任;2005年毕业于青岛大学医学院心血管内科专业,曾在中国医学科学院阜外心血管病医院进修。擅长急慢性心衰、冠心病、心肌病、高血压等心内科常见病、多发病的诊治和急危重症的抢救以及心脏冠状动脉造影及支架植入术、急性心肌梗死的急诊冠状动脉支架植入术、临时和永久心脏起搏器植入术,射频消融术,心源性休克的主动脉球囊反搏。在国家级刊物发表论文十多篇。目前担任山东省心律失常联盟委员会EPCI委员、青岛市医学会心血管病学专科分会委员、青岛市医学会心血管病介入专科分会青年委员、青岛市心律失常联盟委员,山东省优秀青年心电生理和起搏专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