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新闻中心
 
害死北医三院产妇的主动脉夹层,究竟是什么病?(半岛都市报)

青岛阜外心血管病医院[2016年1月21日]
    近日,北医三院产妇事件无疑是热门话题。关于这个事件的真相,咱们等待调查结果且不多说,只是其中多次提到了“主动脉夹层”这种病,主动脉夹层到底有多危险?记者就此专门到青岛阜外心血管病专科医院进行了采访。
  主动脉夹层?就是心脏上的一颗炸弹,随时可能破裂,破裂就是死亡,心脏中心副主任兼11病区副主任吕振乾如此介绍。是炸弹就必须拆,只要患者还有这个机会。
  采访过程中,在阜外医院病房恰好见到了一个主动脉夹层手术后患者,当天是患者刘久田主动脉夹层手术后第九日,他看上去面色红润,康复良好,殊不知他经历了一场生死时速的心脏外科大手术。
发现“炸弹”
  患者刘久田,平度人,男,61岁。据其回忆说,自己身体一向很好,平日不吸烟、不喝酒,无其他疾病史。
  2015年12月11日晚上6点多,刘久田与妻子一起包水饺,背部突感剧烈疼痛,难以忍受,疼痛向腰部以下迅速蔓延,很快就失去意识。家人速将其送往当地医院,医生初步检查后怀疑是主动脉夹层,建议尽快转院。
  从医生的表情和口气,家属就猜到此病来头不小,估计有麻烦了,患者家属介绍说。
  医生还一再叮嘱千万不可拖延时间,这种疾病极为凶险,犹如一枚“定时炸弹”,一旦“爆炸”,在极短时间内就会死亡。
  家属立即联系转院,所幸“炸弹”并未爆炸,1个多小时后,刘久田由120送至青岛,在阜外医院经全动脉CTA、冠状动脉CT和心脏彩超等各项检查,诊断为:A型主动脉夹层、主动脉瓣大量反流、主动脉窦部扩张、主动脉瓣大量反流,右冠状动脉起源自升主动脉。
“拆弹手”登场
  由于病情危重,当晚转入心内监护室。在监护室期间,一度出现意识障碍、肺部感染、肾功能异常等病情变化,刘久田还是在死亡线上。
  面对焦急求助的家属,医护人员反而显得冷静有序,告诉家属病情,但是还劝其做好积极的手术准备,如果有机会,这颗炸弹是可以拆的。
  监控血压、心率,同时辅以镇静,病情在医护人员的调理下,逐渐趋于稳定。
  此时,心外科牢牢抓住治疗的时机,“拆弹手”出场。
  1月3日,心外科团队为其行Bentall(生物瓣膜)+升主动脉置换+主动脉弓置换+支架象鼻植入手术。手术从上午8:00一直到下午3:00,历经7个小时,不仅拆掉了这颗定时炸弹,而且成功置换了人工瓣膜和血管。
  “拆弹手”之一——心脏中心副主任吕振乾说,主动脉夹层疾病本身就异常凶险,该患者夹层累及右冠状动脉开口,并右冠状起源异常,使得此次手术风险增高、难度加大,在技术操作上极具挑战性。通过外科手术治疗,解决了危及生命的主要病变血管,但该患者胸腹主动脉仍然有病变,本次手术无法根除,针对后期治疗,我们将严密随访,并根据复查结果决定是否需要行胸腹主动脉置换。
“接力棒”传递
  术后,刘久田被从手术室转入ICU术后监护室,接受进一步的监护治疗。
  接力棒交到心脏中心15病区副主任张涛手中。据他介绍,主动脉夹层患者手术创伤大,体外循环时间长,术后容易出现各种并发症,尤其是该患者在主动脉夹层的基础上合并了急性肾功能衰竭和肺部感染,病情更为复杂和危重,术后的治疗、护理难度很大。
  好在大家还可以依靠经验去化解一个个难题,经过大家的努力,患者很快苏醒,拔除了气管插管,肺部感染得到了有效控制,张涛不紧不慢地介绍说。
  刘久田于术后五日转入普通病房,接力棒交到12病区。此时病情相对稳定,但是还需要静息休养,对于危重病人,任何一个环节出现意外,仍然逃不出疾病的魔掌。
  见到刘久田时,他正在病床上休息。“终于从死神身边向回走了”刘久田幽默的说。
  你可知道此病有多凶险?记者问到,刘久田笑着说知道,媳妇都说了,孩子也从网上查了,救过来是命好,救不回来才是正常,我能有今天,谁叫我命好呢?